宁波发展湾区经济的思路与对策
 
来源:   时间:2019-06-21   字体:【   视力保护色:            
 
来源:     时间:2019-06-21

湾区是指由一个海湾或相连若干个海湾、港湾、邻近岛屿共同组成的区域。湾区经济是依托沿海地区大型港口群和城镇群,以湾区地理、生态优势为发展基础,而形成的以航运、贸易、金融、科技等核心产业业态带动的开放型、创新型、集聚型、国际化的高质量区域综合经济形态。浙江省十三五规划指出:“要以港口发展带动湾区开发,推进杭州湾、象山港、三门湾、台州湾、乐清湾、瓯江口等重点湾区保护和开发,打造陆海统筹发展的战略支点、港产城融合的战略基地和海洋经济发展新增长极。” 时任浙江省委省长李强20161月做《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规划建设湾区经济发展试验区。2017年6月浙江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报告提出:“谋划实施‘大湾区建设行动纲要,重点建设杭州湾经济区”,这是省委准确研判国内外竞争态势、科学把握湾区经济发展趋势所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宁波被杭州湾、象山港、三门湾三湾环绕,是浙江省发展湾区经济的重要阵地。


一、宁波发展湾区经济的现实基础

宁波是长三角南翼经济中心和国际港口名城,具有通江达海、连接内外的战略枢纽地位,参与杭州湾经济区建设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杭州湾区域县域经济发达,区位优势明显,象山港、三门湾区域拥有港口、海湾、海岛、生态等优势资源。经过几年努力,宁波湾区经济发展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一)区位优势明显

宁波地处浙江省大湾区的核心杭州湾经济区的战略枢纽地位,是杭州湾经济区杭州、宁波两大极核之一。同时,宁波地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长江经济带战略交汇处,毗邻中国经济中心上海,紧接浙江唯一新区和自贸区舟山,是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支点城市和长江经济带的龙头龙眼,具有连接东中西、沟通海内外的区位优势。这些区位特点,为宁波湾区发展海洋型城市、临港产业、海洋产业等提供了重要的载体。宁波湾区域拥有丰富多样的滩涂、海岛、岸线、渔业、近海及海岸湿地等自然资源。海岸线总长1562公里(其中大陆海岸线872公里),约占全省1/3,深水良港资源丰富,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连续8年蝉联全球第一,已建成全国最大的商用石油中转基地、国家石油战略储备基地、亚洲最大的铁矿砂中转基地。全省适宜造地的规划滩涂区面积约为262万亩,其中宁波占三分之一左右。海岛数量众多,是进行港口建设的理想区域。山海旅游开发潜力巨大,拥有雪窦山、松兰山滨海旅游度假区、象山石浦渔港古城等一批著名旅游景区。渔业资源丰富,其中石浦中国水产城水产品年交易额突破30亿元,已成为全国主要的水产品交易市场之一。

(二)港口优势明显

宁波舟山港直接面向东亚及整个环太平洋地区,236条国际航线连接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600多个港口,货物吞吐量连续八年保持世界第1位,集装箱吞吐量位列世界第4位(今年有望超深圳上升到第3位);可通过江海联运、海公联运、海铁联运,直接辐射长江经济带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是联通内外的国际枢纽港。宁波中欧货运量居全国之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额达248亿美元,航交所海丝指数成功登陆波罗的海交易所。在2017年全球20大港口排名中,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以绝对优势保持冠军,是世界上唯一的“10亿吨”大港,集装箱增幅位居第一。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印发通知,要求全国各地学习借鉴宁波推进区域港口一体化改革经验,因地制宜有序推进区域港口一体化发展。

表1  2011年来宁波港(宁波舟山港)吞吐量情况一览

(单位:亿吨、万标箱)

内 容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货物吞吐量

数量

4.53

4.96

5.26

8.9

9.2

10

世界排名

2

2

2

1

1

1

集装箱

吞吐量

数量

1567.2

1677.4

1870

2063

2156

2460

世界排名

6

6

5

4

4

4

中国排名

3

3

3

3

3

3

注:(1)2011-2014年为宁波港数据,2015-2017年为宁波舟山港数据。(2)数据来源宁波市历年统计公报。

(三)交通网络发达

随着杭甬客专、铁路宁波枢纽工程等重大工程相继建成,宁波已从交通末端城市发展成为交通枢纽城市。无缝对接的海铁联运网络体系使宁波都市区全面融入国家“八纵十横”综合运输通道,广泛连接我国主要经济区,与国际运输通道互联互通,腹地经济发展潜力巨大。“十三五”及今后一个时期,宁波将着力构筑“两环十射四连四疏港”高速公路网,建成金甬铁路、三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栎社国际机场三期,开工建设沪嘉甬铁路、甬舟铁路和都市圈城际铁路,势必进一步增强宁波参与杭州湾经济区建设的通道联接能力。

 

1  2011年来宁波公路(含高速)总里程(公里)

(四)经济产业基础良好

宁波经济总量占浙江省“大湾区”经济总量20%以上,是全国重要的石化、高端装备、汽车、新材料、节能环保等产业基地。目前炼油能力达3100万吨/年、乙烯100万吨/年、发电能力1700万千瓦/年、汽车70万辆/年等,拥有1000万立方米的原油储备能力, 210多种工业产品居全国第一(单打冠军),形成汽车制造、石化、家电、新材料等8个超千亿的优势产业集群,2016年全市实现工业增加值3766.6亿元。服务业能级不断提升,服务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到46.8%,港航物流、金融保险等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占比达到50%以上,大宗商品交易额超过1万亿元。

2  “大湾区”内各地市的产业结构一览表

地市

三产比重

主导产业

宁波

3.6︰49.6︰46.8

高端装备、新材料、贸易物流、信息、节能环保

杭州

2.8∶36.0∶61.2

信息、文化创意、旅游休闲、金融服务、健康、高端装备

舟山

10.6:39.8:49.6

港口物流与港航服务、临港制造、海洋旅游、现代渔业

温州

2.7∶41.9∶55.4

电气、鞋业、服装、汽摩配、泵阀,旅游休闲

台州

6.6:42.8:50.6

医药健康、汽车制造、机电设备、现代家居、新能源

嘉兴

3.8:50.9:45.3

纺织、服装、化纤、皮革、电子信息、装备制造

绍兴

4.5:49.2:46.3

纺织业、机械电子、医药化工、节能环保

湖州

5.7:47.2:47.1

金属新材、绿色家居、现代纺织、时尚精品、装备制造业

 

(五)开放经济优势明显

伴随着市场化改革和民营经济的壮大,宁波外贸也经历了一连串跨越式的发展:进出口额从每年100亿到300亿、500亿直到突破1000亿美元。进入新时代的近5年中,宁波外贸在高位上继续稳健发展,市场份额稳固提高、经济结构持续优化、全球价值链位次向上攀升,占全国比重位列前茅,外贸大市的地位越发牢固。2017年,宁波外贸进出口额达7600.1亿元(1122亿美元),同比增长21.3%,在全国36个省市自治区、计划单列市中排名第十,增幅在十强中位居第一。其中:出口4984.15亿元,占全国的3.25%、全省的25.6%,居全国第8、全省第一;进口排名全国第11。目前全市直接和间接从事外贸的人口约200万,进出口实绩企业1.7万家,160多种自产商品销量长年居世界第一,贸易往来国家地区超220余个。


二、宁波发展湾区经济的短板问题

(一)经济社会发展不均衡

杭州湾沿岸区域城市化程度高,人口密集,经济发达,是宁波湾区经济发展程度较高的区域。宁波杭州湾地区包括余姚、慈溪两大行政区,是宁波北部经济发展基础最为扎实、发展条件最为成熟的地区之一。2016年余姚、慈溪地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096.53亿元,占全市比例达到24.5%,人均GDP超过1.5万美元。三门湾区域总体上属于相对欠发达地区,尚处于起步阶段,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经济基础相对薄弱,宁海、象山经济总量占全市的比重分别约5%,与慈溪、余姚差距较大,人均GDP分别为全市的50%左右。区域内农业人口比重高,非农化率仅为9.3%,城镇化、工业化程度较低。尽管当前招商形势向好的方向发展,但大项目少、外资项目少是当前招商的现实情况。宁波三门湾新区知名度还不高,平台级别低,还不足以吸引大项目竞相落户。

(二)交通互联互通滞后

一是宁波对外交通通道相对单一。规划建设的苏沪嘉甬铁路,“十二五”期间已经在研究了,国家发改委和交通部发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提出2016年立项,考虑到海上的施工难度大和风险高,沪嘉甬铁路至今还没定下来。

二是宁波对外综合运输通道格局不平衡,主要体现为东西向通道较为完善,南北向通道十分薄弱。交通体制的碎片化问题严重,航空、港口、铁路、公共交通、公共道路等主管单位不同,协调困难。场站到底由谁建的责任主体不清楚,出现问题时就“一事一议”,统筹水平弱,导致交通设施推进缓慢。

三是宁波与周边城市交通网络不够方便快捷,目前宁波与台州、舟山仅有一条高速相通,市内城际交通刚启动建设,宁波与周边城市内部连通等级亟待提升。宁波与舟山的通道资源极为紧张,陆海交通体系不够完善,协调建设的机制没有建立,如有些项目由于耕地占补平衡问题没有解决,迟迟没能开工建设。轨道交通建设严重滞后城市发展。宁波公路网密度(km/k㎡)约为1.13,低于周边的嘉兴(2.06)、湖州(1.31)、绍兴(1.20)。轨道交通建设滞后,运营里程仅74.52公里,还未形成有效交通网络。宁波每百平方公里轨道运营里程约为纽约湾区的1/10,不足东京湾区的1/6,与这些世界主要湾区相比,宁波轨道交通建设差距巨大。

(三)国际开放水平亟需提升

宁波世界500强企业数量、外资银行数量、国际航线数量、入境游客、旅游创汇、年度国际会展举办次数等开放水平指标与青岛、厦门、杭州等相比还有差距。城市国际化水平较低,投资贸易环境不够优化,国际合作能级有待进一步提高,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亟待拓展。 

3  宁波等六个城市部分国际化指标比较

国际化指标

宁波

武汉

青岛

大连

厦门

天津

宁波排名

港口吞吐量(亿吨)

5.1

——

5

4.15

2

5.41

2

空港旅客吞吐量(万人次)

685.5

1894.20

1820.2

1415.4

2181.42

1431.43

6

在当地投资的世界500强企业(家)

49

230

126

110(2014)

58

163

6

外资企银行数量(家)

6

8

8

10

14

17

6

国际航线数量(条)

8

33

19

15

20

21

6

年度国际会展举办次数(次)

13

17

25

19

8

33

5

利用外资

(亿元美)

42.3

73.4

66.9

27.0

20.9

211.3

4

入境游客

(万人次)

157.5

202.27

133.8

——

317.26

300.54

5

旅游创汇

(亿美元)

7.42

12

9.20

5.16

19.96

32.98

5

 

(四)科技创新内生动力不足

创新是湾区经济的魅力所在,与国内主要海湾城市相比,宁波科技创新能力存在一定差距,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和比重仍然较小。2016年,宁波高新技术产业产值6317亿元,约为深圳的30%、苏州的40%。二是高等教育资源严重缺乏。宁波高校数量仅为15所,缺少985、211高校,后备人才资源发展不足;全国重点学科数还未实现零的突破。三是创新投入依然偏低。2016年,宁波R&D经费支出约占GDP的2.5%,远低于深圳(4.1%)、广州(3%)、杭州(3.1%)等城市,与省内“大湾区”的湖州(2.6%)、嘉兴(2.81%)比也相对较低。

表4  2016年5个计划单列市高等教育相关数据统计表

城市指标

高校数

专任教师博士数(万人)

国家重点学科数

硕士研究生数(万人)

博士研究生数(万人)

年度科研经费(亿元)

宁波

15

0.21

0

0.8

0.066

5

大连

32

0.55

34

3.35

0.61

/

青岛

25

0.56

17

2.72

0.36

12.13

厦门

16

0.31

14

1.27

0.31

12.37

深圳

11

0.25

0

1.26

0.14

14.13

 

(五)区域统筹力度有待加大

杭州湾、象山港和三门湾都跨越不同行政区域,杭州湾区域涉及嘉兴、绍兴、宁波,象山港区域涉及市内的5个县(市)区,三门湾区域涉及宁波、台州两市三县,各行政区都有自己的开发建设诉求,除象山港区域需要市里加强统筹协调外,杭州湾、三门湾区域均需要省级层面进行统筹协调。“三湾”区域产业布局、港口建设、旅游开发、生态保护等方面统筹推进力度不够,一些区块存在着定位不明、特色不足、功能雷同等问题;由于区域发展形势复杂多变、规划建设体制尚不完善等因素,一些重点区块规划实施难度较大,实施效果欠佳。特别是三门湾区域,隶属宁波、台州两市三县,受行政区划、发展水平等影响,统筹协调发展机制尚未建立,在发展定位、产业布局、城镇体系和交通规划等方面缺乏统一规划,造成区域内发展定位不够清晰,产业布局不尽合理,条块分割比较严重。适应区域统筹发展的市、县、乡镇三级间权责关系有待理清,规划管理、项目审批、投资融资等机制有待完善。

(六)生态环境保护有待加强

各个工业园区、新区建设、市级开发区和产业集聚区建设等,缺乏相互沟通协调,地方之间互相攀比,造成大部分港域沿岸产业同构、相互冲突的局面。由于功能定位不明确,导致岸线资源无序开发,利用混乱,工业、渔业、旅游休闲功能穿插,相互冲突。部分岸线没有按照《宁波舟山港总体规划》和相关规划进行合理利用,存在违规利用或未批先用等现象;部分县(市)、区业主码头岸线所占比例过高,总体利用效率不高。滩涂资源方面,存在一些违法填海、用海现象,部分围涂项目论证不够充分,将对区域生态环境造成不可逆的影响。多部门管理(交通、水利、国土等),不同利用主体对岸线资源的争夺,各部门独立规划,缺乏部门统筹,导致不同规划对同一岸线利用的矛盾冲突。滩涂资源的无偿开发利用,失去了滩涂作为资源的重要价值,导致各地大规模围涂,将围涂作为增加建设用地的重要来源。

杭州湾地处长三角经济发达区域,涉及浙江上海24地市,沿岸遍布了大量经济开发区、石化园区、化工园区,其产生的工业废水最终全系排入杭州湾海域,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水环境污染严重,湿地面积缩减,生物多样性下降,生态系统结构失衡,功能退化。杭州湾区域农村生态环境形势严峻。杭州湾新区托管一个乡镇庵东镇,庵东镇辖23个行政村,几乎每个村里都设有小型的工业园区,绝大多数企业工艺设备落后,污染治理缺失,新区95%以上的环境信访都来自农村地区,农村环境监管力量有待于进一步加强。


三、宁波湾区经济差异化发展的思路

切实把湾区作为一个有机整体,以合理开发“岛、涂、渔、景、油”等海洋资源为动力,一盘棋考虑功能定位、产业布局、旅游发展、基础设施等要素。建立完善多方参与保护和开发建设的体制机制,推进跨区域的土地、资金、人才、政策、体制机制等重大战略资源整合与创新,不断提升“三湾”统筹协调发展的力度和水平,打造陆海统筹发展的战略支点、港产城融合的战略基地和蓝色经济发展新增长点。

(一)杭州湾区域打造以智能制造为特色智能经济发展湾

该区域与上海一衣带水,隔湾相望,具有智能制造产业发展良好基础,是对接上海的桥头堡,也是沪甬合作的最紧密区。为此,应注重“网状”开发利用,整合提升杭州湾新区、中意生态园、余姚滨海新区、慈溪滨海经济开发区、余姚工业园、余姚经济开发区、“千人计划”产业园等产业平台,重点提升优化产业水平,聚焦于智能制造产业,引进汽车制造、航空设备制造、智能家电设备等重点行业研发中心,构建智能制造产业生态圈,打造“以智能制造为特色的智能经济发展湾”。

(二)三门湾区域打造以新兴产业为主体的新兴产业发展湾

三门湾地区空间资源特别围垦空间较大,具有打造大平台的可利用空间,更具有“万亩空间、千亿产值”的发展潜力。为此,应实施“片状”开发模式,依托都市区功能,立足海洋生态文明,充分发挥三门湾区域的滩涂资源优势、港口资源组合优势,可考虑借助央企或产业基金引进培育新能源汽车、通用航空、新材料、新能源、游艇制造等产业,积极推动三门湾区域上升至省级以上平台,并将港口资源的开发纳入日程,全力打造“以新兴产业为主体的新兴产业发展湾”。

(三)象山港区域打造滨海生态休闲湾

象山港湾海洋生态环境脆弱,但生态环境俱佳,旅游资源组合优势明显且旅游品牌效应已经初步显现。为此,象山港大桥以东沿海区域应在原有产业基础上重点优化提升“以国际物流带动先进制造业”发展,象山港大桥以西湾区应重点加强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利用,可实行“点状”开发方式,通过谋划打造象山港湾国家级海湾公园、推动“旅游+”深度开发、引入国际会议和滨海休闲运动项目等,打造“以滨海生态资源为依托的滨海生态休闲湾”,最终使象山港成为浙江的“维多利亚港”。


四、宁波发展弯区经济的对策建议

(一)着力构建区域综合交通网络体系

湾区要发展,交通须先行。建设网络状、立体型、一体化、便捷式的区域大交通体系,是杭州湾经济区建设的重大基础工程。聚焦推进沪嘉甬(跨杭州湾)高铁、杭甬高速复线、甬舟铁路、甬台温高铁等重大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建设甬舟城际、杭甬城际、沪甬城际等一批城际铁路以及西站枢纽,全力构筑“一纵一横一射”三条对外综合运输大通道,主动融入国家沿海南北、沿江东西和甬昆西南三条综合运输通道。强化与长江经济带和中西部重点城市的战略合作,完善“甬义新欧”班列,争取设立宁波铁路口岸,建成一批沟通东亚—中西亚、亚太欧洲的国际陆上大通道。加快建成宁波机场三期,成立宁波货运航空公司,筹建宁波航空公司,争创国家临空经济示范区,着力打造区域性枢纽机场。

(二)着力推进国家“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

湾区经济的本质特性是开放,既包括对内开放,也包括对外开放。要坚持开放发展的理念,把宁波参与杭州湾经济区建设与服务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有机结合起来,发挥好宁波地处长江经济带与海上丝绸经济带交汇处的区位优势,对内辐射带动长三角、长江流域和中西部地区开放创新发展,对外积极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城市经贸合作与交流。积极对接上海都市经济圈,主动服务和落实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努力打造国家“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要以宁波杭州湾新区创建甬沪创新合作示范区(已获国家发改委批复)为契机,以产业对接、平台对接、资源对接、体制机制对接等为重点,积极主动承接上海“四个中心”建设、自贸区建设和科创中心建设的功能溢出,加快无缝对接上海都市经济圈,建设成为浙江接轨大上海的桥头堡。

(三)着力建设浙东南国家自主创新综合试验区

湾区经济最重要的特性是创新,既包括产业技术和形态的创新,也包含湾区经济推进机制的创新。当前杭州湾经济区产业基础虽好,但产业链短、价值链低、效益不高、方式落后,转型迫在眉睫;同时,受行政区划限制,杭州湾经济区协调机制没有建立起来,导致区域间定位趋同、产业同质、恶性竞争。(1)加快构建人才、产权、技术、信息等创新要素一体化市场,打破区域内创新要素自由流动障碍,鼓励科研人员异地兼职、科技成果异地转化、科研资源共建共享;(2)积极参与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加强各城市在创新生态链上的合作,规划建设一批跨行政区协同创新合作平台,充分发挥宁波等周边地区对上海的创新功能承接作用,形成研发创新——产业转化分工协作网络,如沪甬协同创新园区、沪甬产业合作区等;(3)大力推进国家科技成果转化试验区建设,合作打造重大科技创新平台,与周边城市建立全方位、常态化的科技合作机制,构建区域开放协同创新体系。

(四)着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

一是谋划一批产业发展平台。以国际化、高端化、智能化为导向,按照“千亿产值、万亩空间”的要求,着力打造一批产业发展的重大平台。重点发展杭州湾和梅山两大省级产业集聚区,继续做大做强汽车制造、进出口贸易等产业,加速产城融合,引进新型高端服务业态,提升城市品位和档次。有效推进涉海产业功能区块建设,推动梅山新区、国际海洋生态科技城、象山临港重装备产业园、宁波南部滨海新区等海洋经济相关功能区块建设,按照区域定位和发展优势,实现错位发展。建议把宁波南部滨海新区提升为省级开发平台。

二是发展一批智能制造产业。发挥“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优势,加快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加快“四新”经济发展,推动产业的智造化、智能化和“互联网+”。大力发展智能装备、智能家电、新能源汽车、新材料、海洋高技术、绿色石化、航空航天等重大产业,争取成为全国重要的智能装备、智能产品研发生产基地和新经济发展样板。

三是推动一批园区改造升级。对重大产业平台内的园区实行改造提升,实施园区基础设施集约化、循环化、生态化改造。优先在国家级和省级园区内的工业集聚区开展集中供热、集中治污、中水回用等循环利用。加强园区产业强链、延链和补链建设。加快传统产业园区向第二代、第三代产业园区转型升级,努力创建“自贸区”版第四代产业园区。

(五)着力创新湾区协调合作体制机制

湾区经济是一种高级形态的区域经济,必须妥善处理好与周边城市的关系。要秉持互惠互利、互促共赢理念,进一步强化与上海、杭州、舟山等城市“发展共同体”意识,坚持战略共谋、资源共享、设施共建、生态共保,促进宁波与周边城市实现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一体化发展。协同推进完善浙东五市、长三角区域合作机制,建立常态化的工作推进机制。要会同湾区其他城市搭建决策层、协调层、执行层三级对接平台,建立健全市长定期会晤机制、部门对接机制等,形成全方位、多层次的互动工作推进机制。同时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探索建立跨区域整体性合作组织、建立跨区域的行业协会等机构,推动跨行政区划事务的沟通协调。

杭州湾区域涉及嘉兴、宁波两市,还涉及绍兴、杭州和上海区域,三门湾区域涉及台州、宁波两市三县,象山港区域涉及五个县市区,需要建立有效地政府领导、部门协作、区域联动、综合执法和考核机制。如三门湾区域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在开发中还涉及到一些海洋资源、海岛等权属争端问题。虽然宁海、象山、三门三地已经基本建立起区域战略协作框架,但涉及到权属争端问题单靠县级层面很难解决。而且三地在产业发展、滩涂围垦、交通与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存在着区域重叠、重复建设等问题,需要进行统一规划与协调。



版权所有    中共宁波市委党校  备案号:浙ICP05085462
地址:宁波市江北区慈水东街328号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