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思想探析
 
来源:   时间:2019-11-21   字体:【   视力保护色:            
 
来源:     时间:2019-11-21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将扶贫开发工作摆在了治国理政的突出位置。从“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的鲜明宣示到“坚持大扶贫格局,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的十九大报告,再到如今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战略的全面实施,六年来,习近平总书记进行了30余次国内扶贫工作调研,就扶什么、如何扶、扶有效等问题提出了要求、作出了部署。这一系列新观点、新决策、新部署,丰富发展了中国特色扶贫开发理论与实践,为新时代扶贫开发注入了强大思想动力,提供了行动指南和基本遵循。

一、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思想的形成

同历史任何一种思想理论一样,习近平总书记精准脱贫思想的形成并不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这一思想之所以能够成为新时代指导中国扶贫开发工作的指导思想与根本遵循,来自于他的“为民情怀”,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扶贫理论的深刻理解以及对中国扶贫实践问题的准确把握。

1、青年知青岁月所铸就的“为民情怀”。1969年,年仅16岁的习近平响应国家号召,来到了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梁家河插队当知青。在此后7年的插队生活中,他与黄土高原的乡亲同吃同住同劳动,孕育了对群众的深厚感情。这段经历,使他深刻的了解到中国农村贫困的现实、群众的所忧所盼,铸就了他对贫苦大众的深情和担当。“15岁来到黄土地时,我迷惘、彷徨;22岁离开黄土地时,我已经有着坚定的人生目标,充满自信。作为一个人民公仆,陕北高原是我的根,因为这里培养出了我不变的信念:要为人民做实事!”这段饱含深情的话语,深刻的揭示了习近平总书记扶贫思想的内在萌芽。

2、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贫困与反贫困理论的深刻理解。早在1842年,马克思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和《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揭示了无产阶级受到资产阶级残酷剥削的现实,围绕异化劳动产生了生产资料的贫困,进而是生活资料的贫困,乃至精神贫困、文化贫困等。后来,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完全揭示了资产阶级剥削的秘密,从理论上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行了彻底的批判,指出,只有废除资产阶级私人占有制才能实现摆脱剥削、消灭贫困。在此基础上,马克思恩格斯阐述了物质贫困与精神贫困,绝对贫困与相对贫困等现象,并把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实现“自由人联合体”作为无产阶级政党所追求的最高目标。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贫困与反贫困的理论为习近平总书记精准脱贫思想提供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和理论支撑。

3、中国扶贫工作的现实之需。马克思曾深刻的指出:“正确的理论必须结合具体情况并根据现存条件加以阐明和发挥”。习近平总书记精准脱贫思想正是紧握现实脉搏,立足于新时代中国扶贫工作的现实之需而不断丰富和发展的。新中国建立后,经过近70年的努力,我国绝大部分群众已经实现了脱贫(以每人每天1.9美元的国际标准衡量),据联合国《2015年千年发展目标报告》显示,中国对全球减贫的贡献率超过70%。但是我国的扶贫工作还远远没有完成,呈现出一些新变化、新特点。从贫困人口分布地域来看,中西部贫困人口占全国贫困人口的90%以上,其中西藏、甘肃、新疆、贵州、广西、青海、宁海等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生态环境恶劣地区贫困发生率较高;从人口特征来看,少数民族、老年人、文盲或半文盲、无劳动力或丧失劳动力的贫困人口比例较高;从致贫原因来看,原因复杂多样。其中因病、缺资金、缺技术、缺劳动力、因学是致贫原因的最主要的五种因素。这就需要我们的扶贫工作要从片区瞄准、贫困县瞄准、重点县瞄准到针对贫困人口的精准扶贫。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上的主旨演讲》所言:现在,中国在扶贫工作中采取的重要举措,就是实施精准扶贫战略,找到“贫根”,对症下药,靶向治疗。

二、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思想的逻辑理路

理论的清醒是政治坚定、行动自觉的前提,因此,要全面落实精准扶贫战略,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准确把握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思想的逻辑结构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

1、思想基点:消除贫困、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

从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和初步探索,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党之所以能有今天骄人的成绩,从根本上来说,就在于中国共产党始终把“实现共同富裕”作为基本价值导向。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如果贫困地区长期贫困,面貌长期得不到改变,群众生活长期得不到明显提高,那就没有体现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那也不是社会主义。”这说明,消除贫困、实现共同富裕,既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善民生的题中之义,更是社会主义制度区别于其他制度的鲜明特征。因此,我们应该把习近平总书记精准脱贫思想放在一个更宽广的视野中去认识和理解。第一,这是政党性质所决定的。世界无产阶级第一份党纲——《共产党宣言》明确指出:共产党人“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其最终目的在于实现一切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显然,只有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使“一切人”的利益都能够有所彰显,我们的政党才不会脱离原有的性质;第二,是执政责任所在。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本质在于为民。它凸显了“政”与“民”的关系,“政”是价值客体,“民”才是价值主体,“政”是为满足“民”之需要而存在的。从这个意义出发,中国共产党所有的执政活动的价值指向就是站在人民立场,实现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其中尽快提高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的生活水平是其题中之义;第三,这是巩固根基所需。历史与现实证明:“中国共产党执政最深厚的社会基础在于人民群众”。随着全面深化改革的不断深入,如果贫困地区尤其是革命老区的人民群众的利益长期得不到满足,那么“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就无从谈起。只有不忘弱势群体、贫困群体人民的重托,才能说坚持以人民为主体,中国共产党才能获得人民群众的衷心爱戴和拥护,从而取得革命的胜利和执政地位的不断巩固。

2、思想核心:精准扶贫贵在“精准”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历代党和国家领导人始终把扶贫工作放在十分重要的地位,根据不同的历史条件,提出了一系列消除贫困的论断和措施。建国之初,面对落后与贫穷的现实国情,毛泽东提出了通过社会主义改造、实行工业化等措施缓解贫困的战略构想;1978年后,面对百废待兴的经济领域,邓小平首先启动了农村改革,尤其是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机制的改革激发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释放出了明显的减贫效应;自1994年,《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1994—2000年)》公布后,江泽民则将扶贫开发纳入到了国家发展的大战略中,就“为何扶”“扶谁”“谁扶”“怎么扶”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全面的部署,首次提出了坚持“他扶”与“自扶”的有机统一;进入新世纪,胡锦涛立足中国实际,从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大背景下对中国扶贫开发工作提出了更高的目标和要求:以改善民生为引领,建立全方位扶贫体系。我们发现,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经过近70年的努力,中国的减贫事业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就,基本消除了绝对贫困。但相对贫困在一些偏远地区仍表现得较为明显,一些群体因病致贫、返贫的情况时有发生,制约贫困地区发展的深层次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在此背景下,习近平总书记审时度势,在长期实践中对扶贫问题的深入思考的基础之上,提出了“精准扶贫”思想。

习近平2013年在湖南考察时,首次做出“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指示,提出反对“一刀切”,根据具体情况,灵活开展扶贫的工作思路。所谓“精准”,就是要改变以前“大水漫灌”为“精准滴灌”,真正扶到点上、扶到根上,主要体现在“六个精准”上。从群体来说,要“扶贫对象精准”,着力解决“扶谁”的问题。准确地找到需要帮扶的贫困家庭和人口是精准扶贫的前提,保证了扶贫工作的全面性和公正性。通过走访入户、建档立卡,摸清贫困人口底数、人口分布、致贫原因等,把对贫困地区的一般帮扶落实到贫困人口的针对性帮扶,实施分类帮扶,动态调整;从地域来说,要“因村派人精准”,着力解决“谁来扶”的问题。建国之后,毛泽东就深刻的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反贫困事业的领导力量。党的十八大后,党中央陆续向贫困地区调派了专门的扶贫工作人员,以确保“精准扶贫”工作顺利开展的领导保障。习近平总书记在《摆脱贫困》一书中深刻认识到:“做好扶贫开发工作,基层是基础。”通过“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等方式为扶贫工作注入了新鲜血液活力,增强了基层扶贫队伍的工作能力、组织能力、管理能力,大大提高了扶贫工作的运行效率;从方式上来说,要“项目审批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位精准”,着力解决“如何扶”的问题。在摸清地域、人群的差别后,制定“精准有效”的扶贫方式就显得尤为重要。习近平总书记提出,“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通过移民搬迁安置一批,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通过医疗救助扶持一批”的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路径;从实效来说,要“脱贫成效精准”,着力解决“如何退”的问题。全面脱贫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题中之义,即到2020年实现7000多万贫困人口摆脱贫困。这一目标的实现离不开“贫困退出考核评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扶贫工作必须务实,脱贫过程必须扎实,脱贫结果必须真实”。通过多维度的考核和评估可以有效的掌握扶贫工作的进展,及时修正完善扶贫计划和措施,防止返贫现象的发生,保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顺利实现。

精准扶贫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国扶贫思想的创新与发展,赋予了其时代内涵,更为全面决胜小康社会的扶贫开发工作指明了方向。

3、思想支撑:精准扶贫的路径选择

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思想不仅仅体现在要求和措施上,更是精准扶贫的路径选择上。扶贫路径的选择可以有效回应和解决扶贫开发面临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是精准扶贫思想的重要支撑。它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科学扶贫。它是精准扶贫的前提与基础,要使扶贫工作取得实效,重点在于认识和思路的科学性,让科学更深入、更有效的参与到扶贫工作中去。所谓科学性,就是要以问题为导向,因地制宜,因人而异,请相关专家帮助贫困地区进行科学决策,形成最适合当地实际的脱贫路径以及配套的政策措施。

二是内源扶贫。马克思指出:“人始终是主体”,在整个脱贫攻坚战中,贫困地区的干部和群众是脱贫攻坚的主体力量,贫困群众既是精准扶贫的对象,又是脱贫致富的主体。因此,精准扶贫要注重从机制、体制上充分调动贫困群众的积极性,不等不靠,凭借自己的努力改变贫困现状。因此,在扶贫思路上,要把激发贫困地区干部群众的内生动力摆在突出位置。充分尊重贫困群众的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着力提高贫困地区自我致富的能力,变“输血”为“造血”。

三是精神扶贫。脱贫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脱贫,更是精神上的脱贫。没有贫困群众内生动力的提升,经济来源就没有持续性,扶贫工作就不可能持续开展。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扶贫在于扶志、治心,以文“化”人,补足贫困群众“精神之钙”,提升贫困地区的“软实力”。只有让贫困户自立自强、自力更生,精准扶贫工作才能得以稳固和提升。脱贫攻坚离不开贫困群众内生动力的提升。

四是教育扶贫。从改革开放40年来经济先发地区的经验来看,一个地区能否获得可持续发展,关键在于“人才”,因此,扶贫的对象主体在于“人”,而扶“人”应先扶“智”。通过教育水平的提高,进一步解放思想,为贫困群众提供先进理念、经验和做法,切实提高贫困地区的自我发展能力。从现实来看,教育扶贫已经成为了精准扶贫的重要手段之一。发达地区与贫困地区已经实现了精准对接,从教育局、学校和教师三个层面开展了扶贫支教工程。

五是生态扶贫。物质丰裕、生态舒适同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题中之义,因此,扶贫开发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要将生态文明建设与脱贫攻坚统筹考虑,有机结合,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从贫困人口分布地区来看,很多贫困地区地处偏远山区,生态环境本身较为薄弱,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显得尤为重要。通过生态扶贫,在科学认识和分析当地实际的基础上,可以积极发展生态旅游业、特色林产业和特色种养业,将生态劣势转化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

六是社会扶贫。精准扶贫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大局,理应成为全党全社会共同的任务和责任。第一,社会扶贫是合力扶贫。动员和凝聚全社会力量参与精准扶贫有助于扩大扶贫格局,保证扶贫力量,体现了我们党和国家独有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第二,社会扶贫是兜底扶贫。对于通过产业扶持、对口帮扶、就业帮助等措施,依然不能实现稳定脱贫的贫困家庭必须发挥社会主义保障制度的优势,予以政策性保障,以保证其最低生活水平不被影响。第三,社会扶贫是阳光扶贫。精准扶贫的项目实施、资金使用的过程和结果置于“阳光”之下,接受群众监督、媒体监督、审计监督等,确保脱贫成效获得群众认可、经得起实践检验。

三、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思想的思维方法

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思想是新时代中国扶贫开发工作的总遵循,充分彰显了解决改革发展问题的能力和智慧,把握习近平精准扶贫思想的思维方法,有利于我们更加深刻的理解新时代扶贫攻坚工作的丰富内涵和内在理路,从而增强我们坚定贯彻和落实精准扶贫战略的自觉性和主动性。

1、战略思维。所谓战略思维就是从整体上把握事物发展的规律和趋势,既立足现实又放眼长远,既把握总体又注重细节,统筹推进各项工作。实现中国社会的全面脱贫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乃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一步,因此,它是谋长远、谋根本、谋全局的全国战略举措。习近平担任总书记以来,立足于“两个百年”的奋斗目标,结合中国贫困地区现实,经过多次的实地调研,充分的理论论证,逐渐形成了分类帮扶、因地制宜、因人施策的精准帮扶举措,既彰显了习近平总书记对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坚定信心,又体现了习总书记全局思考和细致入微的政策设计。

2、辩证思维。所谓辩证思维就是以矛盾的观点看待和解决问题,既善于抓主要矛盾,又学会统筹兼顾;既看到事物发展的一般性,又承认事物发展的特殊性。在实际扶贫工作中,我们面对的事务千头万绪,涉及的贫困群众形形色色、贫困原因多种多样、贫困地区情况各异,而时间和精力总是有限的,能支配和调动的资源也是有限的,因此,必须集中时间精力、集中优势资源抓重点,针对不同贫困群体、贫困原因实行“具体贫困具体帮扶”。因此,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在扶贫工作中一要找得准,善于多视角、多角度地分析调研,找准扶贫工作中的重点事项、关键环节;二要抓得狠,对难度较大的贫困地区、贫困群众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争取做到善始善终、善作善成;三要做的活。精准扶贫的核心在于“精准”,这就要求我们避免刻舟求剑式的思维方式,用动态的、灵活的分析和解决当时当地的主要矛盾,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做到什么问题突出就狠抓什么问题,不断增强扶贫工作的针对性、实效性;四要稳得住。对于通过帮扶已经脱贫的人口、贫困地区,一定要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和产业支撑,防止返贫,争取各个贫困地区实现稳定脱贫。

3、创新思维。所谓创新思维就是基于历史、立足现实、着眼未来而形成的与时俱进、锐意进取、敢为人先的科学思维。进入新时代后,中国扶贫工作呈现出诸多新特点、新变化,很多贫困地区、贫困人口都是“硬骨头”、“老大难”,用以往常规的扶贫措施难以奏效,这就需要我们拿出知难而进的勇气、敢于担当的锐气、积极向上的朝气,突破旧的条条框框、着力消除体制机制障碍,统筹开发、运用新体制、新机制,不断提升扶贫开发效果。对于贫困群众来说,充分尊重与激发其首创精神,只有激发内动力,崇尚创新,脱贫事业才能充满活力;对于贫困地区的领导干部来说,就是要坚持人民立场,对有利于本地区脱贫致富的项目、资金、人员敢于审批、启用,为创新的社会氛围持续“滋养”和“给力”。

4、底线思维。所谓底线地位就是凡事立足于最低点,努力争取最大的期望值,实现“有守”和“有为”的有机结合。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坚持底线思维是当前面临的现实所需。我国致贫原因复杂多样,显性贫困和隐性贫困并存,各种矛盾层出不穷,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稳中求进”,所谓稳就是要守住底线。其中找准底线是前提。例如,脱贫攻坚的底线、生态环境的底线、创新体制机制的底线、民生保障的底线等等。只有坚持底线思维,才能保证各项扶贫措施落实到位、目标精确,以保证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实效性、稳定性。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精准扶贫的思想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当前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理论指导,为全球贫困治理贡献了“中国方案”。因此,深入研究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思想有着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

(作者:郭晓禄,宁波市委党校哲学教研部)

浙备案证号:浙ICP备05085462号
浙公网安备 33020502000444号
主办单位:中共宁波市委党校
地址:宁波市江北区慈水东街328号